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。(資料照,記者簡榮豐攝)

〔健康頻道/綜合報導〕去年4月57歲房仲于維智持藍波刀在台北市街頭瘋狂砍殺林姓運將18刀,林男經搶救,兩個月後仍因併發症過世。近日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此案,卻傳出林男第一時間送往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急救,因為骨科醫師陳信彰翹班,讓林姓運將傷口未縫合,流血12小時等死。

陳信彰今在個人臉書發布10點聲明並表示,林姓運將送到和平醫院,第一時間急診值班的是另一位蘇姓骨科醫師,也由他先進行治療;後續要轉往加護病房,卻面臨從一般外科到整形外科都沒醫師收治的情況,之後在急診醫護的協調下,人不在醫院的陳信彰出於好心,點頭答應協助收治沒有骨折的林姓運將,卻讓自己成了「無良惡醫」。

凶嫌房仲于維智拿刀朝林姓運將背後猛刺。(資料照)

陳信彰在臉書上以10點聲明回應,他以「吳良呈(無良陳)醫師」自稱,顯示其對於被稱為「無良惡醫」一事非常介懷,聲明文中對於所提及的醫師也以不同代號稱之,陳信彰說「他希望保護所有曾經幫助過他的人」:

1、通常急診是由急診專科醫師當班,但因為急診醫師退休而和平醫院不想再找急診醫師,某些班是由骨科蘇姓醫師值班,當日病患到急診時第一時間,即是由守在急診當班的蘇姓醫師治療,所以法院簽稿會核單,就是請蘇姓醫師回覆林姓運將在急診當時病情,讀者解讀為急診的回覆,卻不知第一現場的蘇姓醫師即是骨科醫師。

2、骨科蘇姓醫師並非擁有相關的外傷急救執照。陳信彰曾多次建議院方這位蘇姓骨科醫師不應該值急診班。

3、當天骨科蘇姓醫師在急診治療這位病患的情況,由他自己在法院之簽稿會核單已回覆,也已公開。陳信彰指出,並未看到回覆上,蘇姓醫師執行了創傷急救步驟ABCDE中的那一項,指蘇姓醫師回覆病情居然去扯陳信彰未到場處理,為何不描述病情就好,其用意很明顯。

4、林姓運將在急診室的處置,有會診外科陳姓主任,陳姓主任立刻表示胸肺等部位被砍需立刻手術,並連繫值班護理長將開刀房值班人員在開刀房待命,簽好加護病房病床,主治醫生為外科陳姓主任。

5、陳姓主任在為林姓運將開刀前,發現手上有一韌帶傷,要求改由整形外科收治。陳信彰透露,為何陳主任突然改變主意不手術胸肺傷,據說是電腦斷層顯示病情不嚴重,於是建議應該立刻處理韌帶斷裂的問題,胸肺等外傷應等空腹時間再處理。

6、急診外科由蘇姓醫師交班給另位急診醫師接手,林姓運將面臨需進加護病房又沒有人肯收治的情形,當時是由急診郭姓主任協調。

7、陳信彰接獲急診護理師通知,告知開刀房已聯絡好了,要求他立刻來醫院治療林姓運將。陳信彰立即表示無法立刻到場處理,況且又沒有骨折的情況需骨科收治,且他本人未診視過病患,不明瞭病患病情,於是拒絕收治。

急診護理師再次拜託,急診郭姓主任也開口拜托,也是此時出現了一直call陳姓醫師均表示無法到場處理的紀錄。郭姓主任在電話中承諾,病人他來看,陳信彰只需掛名讓林姓運將有加護病房可進入收治即可。

陳信彰答應掛名收治,並由加護病房專責醫師及急診郭姓主任幫忙看病患。陳信彰說,郭姓主任在各場合至今亦未否認這點,他很謝謝郭姓主任,但他也感嘆,自己因為一時之仁,種下了被稱為無良惡醫的後果,還可能被記過。

8、林姓運將由急診郭姓主任親自護送至加護病房,並完成交班。第二天一大早,陳信彰電話拜託外科陳姓主任,希望先就他願意開刀的部份先開刀,外科陳姓主任排除萬難進行手術,手術順利結束,只留下手部韌帶傷口未縫合。陳信彰再拜託整形外科吳姓主任是否可接手,吳姓主任也答應於外科手術完後,病情穩定後再接手,讓陳信彰非常感謝。

整形外科吳姓主任傳訊給陳信彰,表明他才是林姓運將的主治醫師。(圖由陳信彰提供)

9、陳信彰表示,林姓運將在加護病房治療病患期間,自己已盡心盡力,林姓運將雖年僅44歲,但本身帶有多重慢性病,尤其是血糖平常都在好幾百,當然會診多科共同診治。病患於加護病房插管治療,病情變化時好時壞,其內科疾病亦加深了複雜度,更一度併發急性心肌梗塞,由該院心臟內科醫師接手疏通心臟血管。

在和平醫院心臟內科及整形外科醫護細心診治下,林姓運將最後於住院第7天成功拔管轉往普通病房,陳信彰忙碌自己的骨科業務,也沒再去看他。一直到台北地院的簽稿會核單和相關新聞,陳信彰才知道林姓運將過世了。

10、陳信彰說,根據後來的病歷記錄以及其他醫護回憶描述,整外吳主任進行多次清創及接合手術,林姓運將恢復到可在病房行走活動,但仍每日都須輸血,於是在檢查完胸腹電腦斷層掃描及核磁共振,即在家屬要求下,將林姓運將轉往台大醫院繼續治療。最後林姓運將7月6日在台大醫院插管治療無效過世。

陳信彰說,目前和平醫院已召開兩次人評會,他還沒接到公文,還不知道是否會受到記過懲處。

陳信彰(右二)是和平醫院唯一一個參加台北市消防救難隊的醫護人員。(圖由陳信彰提供)

Author: 自由時報電子報 Source: health.ltn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