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網路流傳研究發現,口腔消毒液氯西丁(Chlorhexidine)對新冠病毒的預防和感染遏制效果達到近90%,但遭到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委員、台大兒童醫院感染科醫師李秉穎提出多項疑點打臉。(資料照)

〔健康頻道/綜合報導〕隨著本土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病,COVID-19)病例爆發,國人對於各種防疫新知需求若渴。近日網路流傳一則報導,有美國華裔學者研究發現,漱口水常見成分氯西丁(Chlorhexidine)對新冠病毒的預防和感染遏制效果達到近90%,但遭到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委員、台大兒童醫院感染科醫師李秉穎提出多項疑點打臉,直言結論不可信。

根據世界日報的報導,南加大流行病學博士黃重德近日在《醫學病毒學雜誌(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)》發表一項研究「在COVID-19患者中使用氯西丁根除口腔和咽喉病毒(Use of Chlorhexidine to Eradicate Oropharyngeal SARS-CoV-2 in COVID-19 Patients)」。

氯西丁(Chlorhexidine)是牙醫診所經常使用的一種口腔消毒劑,也是市售漱口水常見成分。黃重德挑選200名住院的武肺患者,每天兩次使用氯西丁,4天後發現比完全沒有用藥的病患效果明顯改善,60%的病毒和感染症狀消失。如果再加上喉嚨噴霧,效果可增加到86%以上。

黃重德同時對一線護士進行試驗,研究指天天使用氯西丁清潔口腔的護理師沒有一人感染;而沒有使用氯西丁的護理師,感染率幾乎在一半左右,甚至有人死亡。

李秉穎在臉書上對此研究提出以下7點質疑,媒體也再度採訪黃重德,並逐一報導黃重德的回應:

1、李:研究並未發現症狀改善,其研究目的是看氯西丁能否讓口咽部的新冠病毒早一點消失,以降低病患傳染給其他人的可能。

黃回應:研究目的在於預防新冠病毒及避免更多人染疫。若有人剛染疫,可使用氯西丁口腔沖洗和後鼻咽噴霧,可減少將病毒傳給他人的機會,氯西丁沒有治療的效用。

2、李:此研究用氯西丁漱口咽部(部分受試者加上口咽噴劑),而新冠病毒主要在鼻咽部與下呼吸道,病患出來的飛沫還是會有從鼻咽與下呼吸道出來的病毒。

黃回應:曾嘗試在病患鼻孔做測試,後來發現不管是否有使用氯西丁,鼻孔內的活病毒都會消失。黃認為,鼻孔內的病毒應是跑到口咽部,因此選在口咽部做研究。

3、李:研究對象平均發病5.6天後加入研究,而新冠病毒一般在發病9天內呼吸道才會有活病毒。所以很多研究對象在加入研究時,已經沒有活的病毒。

黃回應:病患上呼吸道在沒有發病前,就開始有活病毒。通常在發病前兩天,到之後一週的活病毒最多,該研究特地挑選在活病毒最多時進行。

4、李:研究檢測RNA,並非活病毒。使用氯西丁的病患,可能只是破壞了咽部的病毒RNA讓檢驗測不到,不一定代表可以降低病患的傳染性。

黃回應:活病毒一定會有RNA,沒有RNA就是沒有活病毒,測不到活病毒就不會傳染給別人。

5、李:此研究是開放性試驗,研究者知道病患是否有接受氯西丁,研究結果會受到主觀因素影響。

黃回應:住院病人需經過醫師同意才可使用藥物,不可能使用其他消毒液或漱口。因此可以確定,研究對象是在使用氯西丁口腔沖洗和後鼻咽噴霧後,症狀有所改善。

6、李:研究結果稱有15位醫護人員在研究期間每天使用氯西丁預防感染,結果都沒有人得到感染,而同期間同醫院醫護人員有50%得到感染。美國哪一家醫院的感染管制那麼差,一下子有一半醫護人員都得到感染?

黃回應:所任職的4家醫院,共有3名護士、2名醫師染疫死亡,其中嘉惠爾醫院,至少有75%護士染疫。醫院護士感染率是真的高。

7、李:研究內容是比較兩組之間比率的不同,論文中卻說統計方法是paired t-test。t-test是用來檢測兩組連續性數據的差異,根本無法檢定比率的差異。更何況,這兩組是完全不一樣的人,不可用paired test。

黃回應:有請教統計學者,才使用Paired T-Test。這兩組均是感染相同病毒、住在醫院的病患,即便不使用統計學,兩組結果不同也顯而易見。

李秉穎更表示,第6點與第7點太誇張,他甚至懷疑是不是雜誌故意放出來的垃圾文章。在媒體進一步報導黃重德對於7點質疑的回應後,李秉穎指,「其回覆都沒有解答質疑」。

Author: 自由時報電子報 Source: health.ltn.com.tw